名人

本土 國雕 于豐也 我就是一個很熱愛玉雕的探索者

來源:品石網    作者:趙健寧      2019-02-12 10:14:04

導語: 2011年首屆云南玉雕大師作品展上,共有387件玉雕作品參評,“彩云杯 大師獎”共設置了10個金獎作品。于豐也受邀參賽。那次他一共帶了9件作品參賽,6件獲了金獎,

 2011年首屆云南玉雕大師作品展上,共有387件玉雕作品參評,“彩云杯 大師獎”共設置了10個金獎作品。于豐也受邀參賽。那次他一共帶了9件作品參賽,6件獲了金獎,一件拿了銀獎,兩件拿了銅獎。行內人士對他評價如下:“他用的玉石原料可能不是最好的,但他的創意卻是獨一無二的,著實是化腐朽為神奇。”一時間,媒體蜂擁報道,在云南玉雕界風頭無人可比。

當記者提起他兩年前的輝煌歷史時,正說笑的于豐也突然安靜了下來,“其實那是一次非常錯誤的選擇。”于豐也的話,讓人一時無法理解,“在這樣一個大型的展覽中,不應該一個人攬那么多獎,因為每個人都應該有機會,一個人拿了那么多的獎,那很多人都不會開心,大家都應該是開開心心的。”如果參照日后他的作為,這段話并不矯情,2012年的玉雕大賽,于豐也帶了兩件作品,結果兩件作品都獲得了金獎,“還是覺得不是很好。”而在今年的大賽中,他干脆只帶了一件作品,毫無懸念的,又拿到了金獎,并單獨地放在一個展臺上陳列。于豐也的經歷,絕對勵志。1983年生于德宏,少年習畫,因文化成績不好,沒能上心儀的學校學習美術。先后做過中學美術老師、加油站工人、保安,也曾回老家干起了農活,挖甘蔗。

過往并不如意,于豐也卻沒有放棄畫畫的夢想,為了尋找名師,于豐也騎幾十公里自行車到瑞麗拜師,同時找了一個切割石頭的工作。“當時雖然辛苦,但是樂在其中”,于豐也回憶。2003年,一次偶然切割石頭時,有人建議他既然會畫畫,何不嘗試做玉雕。自此老本行從畫畫變成了玉雕。入行一年,于豐也憑借一件翡翠《掌上明珠》擺件,獲得“瑞麗玉雕十杰”稱號,隨后一路發展。其實在獨攬6項金獎以前,于豐也在京粵等一線城市就已經闖出了名氣,也有了一串的榮譽:2008中國玉雕百花獎金獎、2009中國玉雕百花獎最具創意獎、2010中國玉雕神工獎創新大獎、2011中國玉雕百花獎全場金獎。他的身后還有諸如中國工藝美術協會玉石專業委員會百花獎、中國寶玉石學會天工獎、上海海派玉雕協會神工獎等多項大獎的光環。“你一共獲得了多少個金獎?”記者忍不住問道,于豐也想了想又撓撓頭,“這個我還真不知道,有的獎也不知道放哪去了。”說完,笑得無辜,“其實,拿什么獎,原來會在意,現在沒有感覺了。”

作為一名本土國雕大師,于豐也說“我就是一個很熱愛玉雕的探索者,不是新銳也不是大師。甚至探索者都還有一點過分了,說到底,我就是一個雕癡。”而且,他對大師這個名號相當反對,“什么是大師?梅蘭芳、張國榮、楊麗萍等才算得上大師,他們能夠將自己真實的生活轉換成藝術,在舉手投足間彰顯藝術的魅力,而這種轉化的能力是經過千錘百煉練就出來的,這樣才算得上是大師。我是什么道行,我不是大師。”

在于豐也的眼中,他對玉雕的癡迷很大一部分是因為玉的靈性,“說它有靈性,它就是快破石頭,但是很神奇,10年前買的一塊石材,自己切過雕過,即使那塊玉石后來賣出去了,但是隔了10年再見,我看見這塊玉石就會知道是自己的那塊玉,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樣,即使長時間不見面,但是依然可以記得很清楚,很奇怪,我就是可以和玉進行一種無聲的交流。”盡管說得這么“神奇”,于豐也還是強調,“別把玉雕想象成很神圣的事情,不比我們坐在這體面,它是個很臟的活,比小時候放牛還慘。”在雕玉的時候灰塵到處飛,機器聲震耳欲聾,要戴著口罩和眼鏡,有時候不小心碎玉還會弄到眼睛里面。“于豐也的一些長期玉雕的朋友去醫院做檢查時總會發現頸椎病、痔瘡等各種職業病,他也未能幸免。

在他看來,玉雕就是一種職業,和其他職業一樣與生活密切相關,“所有生活中的喜怒哀樂都在玉雕里面展示。對自己的作品滿意了那就是快樂,對材料設計的種種想象是糾結,每次雕錯了就是后悔,設計不好就是遺憾。”

 
 

相關推薦

  • 合作伙伴

  • 官方微信
    官方微信

    天天快報
    郵件訂閱
    第一時間獲取最新行業數據、研究成果、產業報告、活動峰會等信息。
     關于品石| 業務體系| 加入品石| 服務聲明| 信息反饋| 聯系我們| 廣告贊助| 友情鏈接

Copyright© 京公網安備 31010402000581號京ICP備15057083號-1

分享按鈕
德州扑克在线游戏